這種刻苦銘心的生產經驗一定要來記錄一下==

 

文長分兩集~

 

 

[前   言]

 

話說最後一次產檢是38周又5天 醫生看完後只說回家等產兆 沒有幫我預約下一次看診時間

 

(醫生大概猜我下次來醫院就要生了吧==)

 

滿40周當天~我一點產兆都沒有 肚子也是挺得高高的

 

當天我還跟陳小翰去二林吃喜酒 因為天氣太熱回來還去吃冰

 

因為快卸貨了所以陳小翰解禁准我吃冰^^

 

到了4/15禮拜二 40周又2天  我實在忍不住了 發現我的主治醫師-謝聰哲醫師下午有看診 

 

臨時請公公載我去彰基 看一下小豬豬是怎樣啊 怎麼還不退房

 

到了診間才發現謝醫師臨時請假去開會 由另外一個女醫生代班 看診人數瞬間少一大半

 

我是覺得還好啦 只是要看看要卸貨了沒  給其他醫生看也ok

 

輪到我時女醫生幫我內診 這是我第一次被內診

 

”內診“就是醫生戴橡膠手套 把三根手指頭伸進來“裏面” 然後使勁的、用力的往裡面塞 摸子宮頸開了沒!

 

網路上有媽媽說內診感覺像被用手強暴 頗貼切的....

 

感覺很不舒服~~蠻痛的><  她摸完後說勉強算開了0.5指 子宮頸還沒軟化 不會這麼快生!

 

(子宮頸全開是5指10公分  測量單位是手指頭= =  1指=2公分  )

 

..............我臉上三條線|||||||   女醫生說要催生還是繼續等要問謝醫師給他判斷

 

內診後排照超音波 這時候我看到謝醫師回來了 彷彿看到救星!

 

照超音波時謝醫師說小豬豬約3200公克  要催生還是繼續等看我的意願

 

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催生 跟醫生討論說我華仁愛原訂4/16入住 聽說華仁愛目前滿房~如果拖太晚怕沒房間

 

謝醫師就說那就來催生吧  我問是週末來催嗎? 他說最快今晚(4/15)就可以了啊!!

 

然後跟產房預約好 先回家洗澡洗頭 準備行李 晚上等產房通知再入院

 

(我趁機上網查催生經驗 得到的結論是:催生很痛、很多人催生催不出來要剖腹@@)

 

結果晚上等了好久產房都沒打來 晚上11點打去問才說可以去醫院了

 

 

[正式進入生產文]

 

IMG_5563  

 

 

陳小翰跟我到了之後辦住院手續等等的 到了產房裡的待產室已經晚上12點了

 

到了待產室才真正有要生小孩的緊張興奮感啊!!

 

彰基的待產室是單人待產室 在產房裡面 隔壁就是手術室 

 

待產室小小的  放一張病床、櫃子跟陪客的折疊床就差不多了

 

換好住院衣服後 護士先幫我灌腸 (怕要生時下腹出力會連大便一起出來 所以先清空便便)

 

問我要不要打無通分娩 我說不要(自以為很耐痛==)

 

肚子用繩子綁了兩個監測器 肚子中間那條是測宮縮指數  下面那條是測小豬豬的心跳

 

床旁邊有儀器顯示宮縮指數跟小豬豬的心跳數  數據也連接到護理站同時監看

 

IMG_5637

 

凌晨兩點又被內診 一樣不舒服 也是說開0.5指 塞完催生藥後我就睡了

 

(聽護士說我的子宮頸還沒軟化 之後看情形可能會加重催生藥劑量 )

 

睡到凌晨四點起床玩手機玩到六點 陳小翰起床後叫他出去買早餐

 

他出去後我就開始肚子痛........約10分鐘痛一次 

 

護士又進來內診 說我身體對催生藥很有反應 開1指了 免再加藥了

 

這時候的痛算小痛 還可以忍 可是越來越痛

 

陣痛就像海浪一樣 一波波來襲 陣痛時宮縮指數從20、30一直飆高到100最痛

 

痛完指數又會降下來  陣痛期間的空檔我就可以休息喘口氣

 

七點的時候肚子越來越痛 五分鐘痛一次  我開始無法思考開始罵髒話+飆淚

 

看著牆上的時鐘 氣若游絲、很虛弱的罵“靠(拖長音)~~~~~又要開始了(陣痛)”

 

“乾~~~~~~~好痛喔>

 

陳小翰說第一次聽到我罵髒話  我覺得這時說髒話可以減輕一些些疼痛感啦

 

護士又來內診 說開兩指囉! 問我痛不痛 我說一臉痛苦說好痛喔

 

她說之後開指開越大會更痛噢!!(靠~~~~~我內心想翻桌)

 

這時候陣痛被內診 我開始覺得跟陣痛比起來 內診蘇湖多了==

 

宣布開兩指後拿出準備好的蜂蜜叫陳小翰泡1比1的蜂蜜水給我喝

 

蜂蜜水這招是在網路看到的祕方 一定要在開兩指時喝才有效

 

可以加快開指速度加速產程

 

趁著陣動間的空檔趕快一口喝完 這真是我喝過最甜最噁心的東西了!!

 

陣痛時我都在哀嚎罵髒話 滿腦子都是好痛、痛死我了 沒辦法做其他事情

 

看到我一直流淚甚至哭 陳小翰也很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

 

說那打無痛好了開 看會不會減輕一些疼痛 跟護士說我要打無痛分娩  護士趕緊幫我抽血

 

(之前我媽一直交代我說不能打無痛 說以後會有腰酸後遺症 可以當下我管不了那麼多了==)

 

要等驗血報告出來才能打 大概要等1、2個小時  囧

 

這1、2個小時真的越來越痛 除了罵髒話我開始握陳小翰的手

 

肚子越痛我就握越大力  陳小翰手被我握到痛有點驚訝說我力氣真大

 

除了握手 我還試著抓床單、抓頭髮(頭髮被我抓得亂七八糟像瘋子)

 

因為肚子綁監測器 左手打點滴 所以我只能小幅度在床上翻來翻去

 

婆婆跟我媽都打電話來問“生了沒?“ 陳小翰問我要不要接電話?

 

我哪有辦法接電話啊!!?? 接了也只是對電話罵髒話說好痛這樣而已 

 

我媽問:生了沒?  陳小翰:還沒

 

我媽:那現在雅玫在幹嘛? 陳小翰:肚子痛在哭+罵髒話==

 

後來兩分鐘痛一次  到9點15打無痛前 有誰來看我、被幾次內診我都不想理了

 

整個困在陣痛的世界裡==

 

有印象陳小翰幫我簽一些同意書、開始落紅跟破水 感覺有水流出來

 

陣痛時也出現想大便的感覺 這也是產兆之一  那種真的是強烈想大便 想出力的感覺

 

這是胎頭下降壓迫到神經 並非真的要大便 要忍住不能出力 

 

如果一直順著感覺出力產道會腫起來  會不好生!

 

我一直忍住不出力 可是便意感超級強烈 只能忍 有幾次還是忍不住出力

 

對抗強烈便意感到我下半身都在發抖  

 

等到麻醉師來  我被陣痛折磨得扭來扭去  這時已經開3指了

 

其實那時候反而很期待被內診 因為可以知道開指進度如何 有進展就代表我離解脫又進一步了!

 

麻醉師跟我強調 她在埋針時我身體絕對不能動 不然針位置會跑掉等於白打

 

而且不管怎樣 無痛材料開封就是要收費 不管有沒有打費用就是6500塊起跳

 

我又只能用意志力緊抓床單咬著牙 身體捲成蝦子狀讓麻醉師在我的脊椎埋針

 

可能是陣痛的關係 在打無痛時我完全沒感覺到針頭

 

麻醉師邊打邊說她覺得我可能很快就可以進產房了

 

埋完針後我的點滴旁掛了一袋無動藥劑 我左手裡有一個按鈕 

 

只要我覺得疼痛我就按一下 那袋藥劑就會釋放3cc的麻醉劑透過管線到脊椎埋針處

 

我按了幾下後就真的比較不痛了! 只感覺的到肚子在收縮

 

管線長怎樣也懶得理 反正我沒什麼感覺  因為太累我就開始睡覺補眠了~

 

 

(續接下集)

 

,

普拉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